erlai

【光亮】少年之夏 1

“这个,要不还是算了吧……”


“哈?你在说什么啊,小光!这可是你亲自答应的。”

和谷枕着手臂,语气坚定不容拒绝,脸上却露出顽皮狡猾的笑意。


哪怕进藤光佯装出对弈时才会出现的、令人胆颤的严肃,和谷也只挪开眼,假装没看见。


无法,少年只好转头看向另一处。

“喂,伊角你不会也……”


被点名的青年脸上露出为难的笑:“小光,这个,毕竟是游戏规则啊……”


室内余下的几人更难以指望,一双双眼里的精光像是头顶吊着的白灯,连一向端架子矜持的越智都微微专注地移过目光来——


啊!!!

虽然这也是难怪的,如果主语执行者不是自己,说不定他也会超感兴趣,跟着起哄,甚至是最积极的那个。

毕竟是要……

是要对塔矢亮那家伙说那么奇怪的话啊!!!!


“可恶啊!我再也不赌了,再也不要因为输了就着急翻盘,盲目地中了你们这些家伙的诡计!”

他愤怒地大叫。


“行了,”众人中年龄最大的门协推了他后背一把,把小光推到电话前,不留情地嘲讽他:“你是是十二三岁的初中女生吗,磨磨唧唧的,赶紧打完我们继续玩。”


“别一副不在意的口气,你表情明明写着很感兴趣!”进藤光相当不忿。


门协:“正是,所以别想逃过了,不用电话号码都要我帮你拨吧?”


进藤光绝望地抓着头发,哀嚎一声,走到电话前,带着一半速战速决、一半自暴自弃的心理,拨出了那个有些陌生的号码——

毕竟他和塔矢亮是一生的宿敌,不是互诉心事的小闺蜜,怎么会每天都给对方打电话!
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
普通的电话机械声传入他耳廓中,如同庙会擂鼓一样轰动,进藤光内心莫名焦虑,一边暗暗祈祷塔矢亮不要在家,一边故作轻松地安慰自己:这种幼稚恶作剧一听就听出来了,塔矢亮那家伙又那么聪明,一定没问题的。


尽管他也知道,塔矢亮在某些方面呆的可以,比如连少年jump都不知道。

这家伙真的能看出来吗……


噔一声,电话接通了。

“你好,塔矢家。”


“明子阿姨,你好!”进藤光松了口气,“我是进藤光。”


“是小光啊,找小亮吗?”女人语气温柔,甚至带点欢欣。

因为儿子有些清傲的性格,塔矢明子无疑会担心他围棋外的交友生活,因而非常喜欢儿子这个似乎唯一的同龄好友小光,更何况这孩子还同样热爱围棋,性格又活泼开朗,和小亮简直是天生的一对朋友。


“是的!不过,如果他不在家也没关系。”顶着身后众人如针刺的目光,进藤说:“不在的话就不麻烦了!”

他心中祈祷:一定要不在家啊,一定要啊,就算让我给三谷那个别扭家伙说也好,不要是塔矢亮啊,可恶!


然而明子轻轻地笑了一声,继而说:“他在家呢,只是要请你稍微等一下,我去楼上叫他。”


“啊……好的,麻烦您了。”

进藤光颓然地苦下面庞,他身后立刻爆发出低低的欢呼。


“哇,光是想到那个画面我就不道德地开始兴奋了呢。对不住啦,小光~”和谷陶醉地咧开嘴。


就连伊角这么正经的人都跟着点头:“的确是有种奇怪的吸引力,就好像……”


“就好像期待已久的画面终于成真了!”和谷坏笑着补充。


门协插嘴道:“那当然了,无论是调戏塔矢亮那种高高在上的家伙,还是让进藤这小子出丑尴尬,都是相当令人快意的事情啊哈哈哈!”


众人听完,恍然称是,大笑起来,进藤光终于忍不住地大吼:“你们几个!!”


他想要挂掉电话冲过来,还没放回去,就被眼疾手快的和谷一把拦腰抱住,电话落在地板上,两个人像一个笼子里抢食的仓鼠一样打闹着去抢。


进藤少年正值青春期,个子长了不少,力气也变大了,于是竟然一时压过和谷,挣扎着先拿到了听筒。

正在他已忘掉所谓礼数,在众人惊恐大叫中想要一把挂掉时,话筒里传来一个清澈的、他极为熟悉的声音。


他的手于是便放不下去了。



母亲敲门的时候,塔矢亮正在读书。

哪怕他的前程早已注定落于棋盘之上,父亲对他的学业仍旧有严格的要求。


而对于塔矢亮本人来说,棋谱以外的书并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,他也并没有太风雅的爱好。

但是一个人在房间里的时候,除了摆起棋局,仿佛只有读书这一件事可以做了。


他的房间里绝不会有电子游戏、漫画书、汽车玩具这类东西,很整洁,似乎却也有点单调……


原本塔矢是很少会去想这些事情的,寂寞、疑惑、因为自己的特别而感到不安……即使偶尔有过这样的情感,它们也不会长久地停留。

在心爱的围棋面前,这些苦恼就像棋盘上的一点尘埃,轻易地就被擦去。


然而今天是为何?


塔矢亮无聊地摁着书页,眼神转到旁边,刚刚收起的棋盘上。

母亲说,小亮,好不容易在家里,不要老对着棋盘,像你父亲都开始享受生活啦。


可是父亲也是这样几十年后才开始放松的。他在心底默默地回答,手里还是收回棋子,让母亲露出了欣慰的表情。


但是放下棋子后,做什么会开心呢?什么是享受呢?

塔矢亮思绪放空,在过去和未来之间胡乱翻滚,而在这些混乱的记忆碎片里,某张脸出现的越来越多,越来越清晰。


像是要大声地在他耳边宣告“开心”两个字一样,进藤光明亮的笑容。


“我在想什么,可笑。”塔矢摇了摇头,立刻否定自己的想法。

他们只是在围棋上纠缠不休而已,但是彼此的路并不相同,也不必相同,只要他们彼此成为唯一的对手就足够。

如果被这家伙轻易动摇了多年来的信念,那也太可笑、太不够格了。


然而塔矢亮脑子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涌进进藤光的各种事情,有关的、无关的……


听说,他们今天有个聚会。

昨天对弈的时候,进藤随意地提起,然后向他发出了邀请。

他照常地拒绝了,他从来不参加这类邀请。


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?

在下棋?聊天?

聊的话也会是和围棋有关的东西吗,和围棋无关的东西能有什么?

自出生就握着棋子长大的塔矢亮无法想象,毕竟聪颖早慧如他,也无法凭空想出没有经历过的东西。


他又有点气恼:不,我这么在意他们干什么,进藤光和他的朋友做什么与我有什么关系,就算他们讨论围棋,也会在棋盘上无保留地显露出来,我又不需要在意。



于是母亲说进藤光打电话来找他时,塔矢亮先是错愕,又有点警惕,但总不会自己心里的话被进藤光发现了。

那家伙再怎么藏着秘密,也不会这么神通广大吧?


而拿起电话,听见线那端传来嘈杂的欢笑打闹声时,这份复杂的感情立刻产生了某种发酵般的变化。

他压抑着内心复杂,保持平静地问:“你好,我是塔矢亮,有什么事情?”


“啊,塔矢,是我啊,进藤光!”


这种事还用说吗?我难道会不知道……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

他说:“我知道。”


但电话那边的人不仅没察觉他的不耐,反而得寸进尺地问:“喂,你怎么啦,听起来这么冷淡,难道是还在在意昨天输给我的事情?”


这个傻瓜……

塔矢亮头一回用这个词,亲切地送给了一生宿敌进藤少年。

他没说话。


进藤光毫无察觉,继续乱扯:“不是吧,你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小亮。我之前输给你那么多回,也没有对你产生什么怨念,你可不要在心里偷偷骂我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说起来,我对你真的很不错的对吧?我们是好朋友,可以包容对方、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吧哈哈?”


塔矢亮皱着眉,越来越无法懂对面人的意图,只觉得他越说越奇怪,听的人心里烦躁。

并且听筒里进藤光的声音突然消失,换成一群人叽叽喳喳的声音,仿佛是在吵闹,又像在玩乐,和他这边的寂静,通过电话隔成了两个世界。

进藤光……还在听吗?


于是他有些失态地说:“如果没事,我要挂了。”


接着,那边爆发了一阵喧闹,也仅仅两三秒,塔矢亮还没有放下电话的准备时,耳边又突然响起进藤的喊声。

那种慌乱仓促的摩擦声和喘音,简直能让人想象出他是怎么被推到听筒上的。


塔矢亮没时间多想,因为进藤光明朗的声线传递来的下一句是——


“小亮,塔矢亮!我很喜欢你啊!喜欢到必须说出来,喜欢到只有你一个那种……”






………

时隔二十年入坑,但是好喜欢这对啊。只看了漫画,还有些记忆缺失和人设不明……

随便写一下圆自己的意难平吧。